中文网站地图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会员名: 密码:
首页 >  杂志精选 > 

千年雄州与千年大计相逢将谱写怎样的新故事?

——雄县、安新、容城三县访问记

发表时间:2017-06-12 来源: 《中国生态文明》杂志 作者:张文娟


“谷雨麦怀胎,立夏见麦芒”。谷雨刚过,在安新县大王镇小王营村——雄安新区的核心地块,只见千亩平畴,一望无际。绿油油的麦子,正拔节孕穗。

这应该是这片土地上最后的一次种麦子了,当地村民说,“收了就不种了。以后淀里水要多了,堤要加宽了。”

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决定发布以来,这片土地上的一切,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与依托金融、科技、创投发展起来的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相比,习近平总书记对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提出的生态任务是“打造优美生态环境,构建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那么,目前雄安新区范围内雄县、安新、容城三县的生态环境状况如何?经济现状如何?本刊记者走访雄县、安新、容城三地,力求将三县的面貌呈现出来。


安新县大王镇小王营村,村民热情地向来访者介绍自己的麦田


无双天下,一个雄字了得?

雄县独占汉语一个“雄”字,无双天下。雄县隶属于河北省保定市,地处冀中平原,北距首都100 公里, 东距天津100 公里,西距保定70 公里,东依霸州市,南部、东南部隔大清河与任丘市、文安县相望,西南是白洋淀,与安新县相连,西部与容城县相接,西北与高碑店市毗邻,东北与固安县接壤。县域面积524 平方公里,总人口约39 万人。

三大关键词 延续历史文脉

在成为国家级新区之后,雄县一夜之间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县城变成了举国皆知的存在,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投向了这里。实际上,在历史的长河中,雄县的历史光辉灿烂。

雄县历史文脉传承的第一个字是“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今天,这种侠之大义的精神已经成为我们民族文化基因的一部分,而这其中的易字,与雄县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雄县最古老的名字叫易,取自易水。周朝时大封诸侯国,周武王把勤政爱民的召公奭封于燕,易县归属燕地,因地处燕之南,赵之北,历史上有“燕南赵北”之称。古时的易河水流纵横,淀水荡漾,风景秀丽,气候宜人。

雄县历史文脉传承的第二个字是“关”。位于白沟河上(即大清河)的瓦桥关(今雄县南关)见证了多少的烽火往事。唐朝末年,国家进入了军事混战状态,这里由于交通便利,成了拱卫中原控扼北方少数民族入侵的要隘之地,瓦桥关屡屡发生战争,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后晋时,儿皇帝石敬塘投辽卖国, 割燕云十六州贿赂契丹,这里归入了辽国管辖。

雄县历史文脉传承的第三个字是“雄”。后周显德六年(公元959 年),周世宗柴荣率兵伐辽,攻取瓦桥关、益津关、淤口关,收复了被契丹占领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后因病中止了北伐。班师回朝前,为加固边防,诏令在瓦桥关设置雄州,益津关设置霸州,雄霸二字取“威烈”之意,以震慑辽邦。雄州之名始于此。此后的宋辽时期,雄州之名承载了燕赵之交、宋辽交界之地战火纷飞的记忆,直到明统一后,洪武七年(公元1374 年),雄州降州为县,始称雄县至今。从古雄州到雄县,历史的痕迹在变,但“雄”字早已与雄县的发展紧密相连,流淌在雄县的文脉记忆中。

千百年来,尽管战事连绵,但并不妨碍这里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基因。

古战道。古雄州在宋辽时期是两国交界处,这里战事频繁,宋名将杨延照在此镇守达十六年之久,寸土未失。据史载,雄州城有地穴与霸州城的引导洞相通,约70 华里,如此宏伟的地下防御工程,堪称是古军事史上一大奇迹。

古乐。起于宋元、盛于明清,雄县古乐作为典型的北乐派系的民间鼓吹乐,历经几百年沧桑得以保留,活跃的只有亚古城、开口、赵岗、杜庄四家音乐会,濒危的雄县古乐奏响的是燕赵文化中心地带的历史乐章。

古玩。雄县的古玩市场比北京潘家园的历史则更为悠久,距今有500 多年的历史,早期古玩杂项摊摆真货的以雄县古玩商居首。

雄县还是我国著名的温泉之乡。雄县地热田面积320 平方公里,地热水储量821.78 亿立方米,具有埋藏浅、储量大、水温高、水质优的特点,1989 年被国家确定为全国中低温地热资源综合开发利用示范区,2010 年被命名为“中国温泉之乡”。


产业发展小散乱 污染形势不容乐观

改革开放以来,得益于市场、交通、成本等诸多优势,雄县的经济得到快速发展。早在上世纪80年代,雄县民营经济就已经位列河北省30 强行列。如今,全县已经形成塑料包装、电器电缆、压延制革、乳胶制品四大支柱产业。雄县官方最新数据显示,2016 年,雄县民营经济组织达到15000 多个,民营经济实现营收400 多亿元,增加值80 多亿元;前述四大支柱产业实现产值分别为148.5 亿元、60.4 亿元、46.1 亿元和24.6 亿元。

尽管雄县的塑料包装等四大支柱产业的生产规模在国内处在领先地位,但这些产业普遍存在科技含量低、产品附加值低,以及大群体、小规模等问题。尤其重要的是,这些产业的发展,给当地环境造成巨大压力。以塑料产业为例,雄县的相关产业遍布县城、甚至乡村。雄县与广东奄埠、浙江龙港并称全国三大塑料软包装生产基地,塑料颗粒年用量达到60 万吨,产品占领了京津大部分市场。2008 年被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命名为“中国塑料包装产业基地”。大步村是中国气球第一村,产品占全国市场份额的80% 以上; 医用手套填补了河北省空白。

然而,塑料企业生产中会排放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这种物质会与空气中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发生化学反应,将PM2.5 吸附在周围。2015 以来,华北平原每逢重污染预警,雄县的塑料生产企业便被勒令停工。在雄县环保局的网站上,一份2015 年3月9日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显示,雄县彩乐胶印有限公司建设的纸塑包装制品生产加工项目,在运营期会产生废气( 油墨调制、印刷工序产生的非甲烷总烃)、废水( 职工生活废水)、噪声( 印刷、分切、制袋产生的设备运行噪声)、固体废物( 切割的边角料及不合格产品,废油墨,废擦机布、废包装桶,废活性炭; 员工生活产生的生活垃圾) 等四项污染。环保局做的营运期,大气环境影响分析称,项目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大气污染物主要为稀料挥发的非甲烷总烃。2015 年以来,雄县环保局网站上公布的审批建设项目环评文件中可以发现,已经很少再有塑料包装生产企业获得审批。雄县环保局的工作人员解释为两个原因,一是塑料企业污染严重,另一个原因则是市场已经饱和了。

中央规划雄安新区,不会让污染企业存在,未来雄县的发展方向应该是金融、旅游、高科技等。要绿水青山,不要污染,结合新区的产业定位,雄县的产业显然需要升级,转型、搬迁还是关停,都是目前企业不容回避的话题。


雄县城区的主要大街雄州路,现在还是北方县城常见的模样


苇绿荷红 白洋淀不变的美景

安新县位于河北省中部,北距北京市162 公里,西距保定市45 公里,西南距石家庄187 公里。全县设9 镇3 乡,207 个行政村,总人口39 万余人,总面积738 平方公里。

亟需恢复的白洋淀生态

水是安新最重要的特质, 位于安新境内的白洋淀,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淡水湖泊,目前总面积366 平方公里,安新境内面积312平方公里,约占总面积的85%。

在华北这一水资源严重匮乏的地区,白洋淀这个由大大小小140 多个淀泊组成的湖泊,对于维持生态平衡、泄洪蓄洪起着重要作用。白洋淀还可发挥着减轻气候干燥、补充地下水、保持生物多样性及珍稀物种资源等重要作用,在华北地区的生态地位极其重要。

白洋淀的上游共有潴龙河、孝义河等九条河流注入,史称“九河入梢”。这九条河流的水量保证了白洋淀的水域面积曾一度达到1000 多平方公里。但从20 世纪50 年代开始,工农业用水量不断增加,上游陆续修建了100 多座大大小小的水库,加之气候干旱导致流入白洋淀的水量锐减。注入白洋淀的九条河流,要么已经断流,要么仅雨季有部分活水。白洋淀的年均蒸发量更是高达1亿立方米。前述诸多原因叠加,导致了白洋淀多次出现干淀。史料记载,1983 年至1988 年, 白洋淀曾连续5 年干淀,这颗“华北明珠”差点在地图上消失。

为保持白洋淀持续适宜的水位,近年来,国家水利部、河北省、保定市积极探索白洋淀流域内补水与跨流域补水相结合的长效补水机制,使白洋淀摆脱缺水干淀的困境。自1996 年以来,白洋淀从上游的西大洋、王快、安格庄水库及邯郸岳城水库先后补水多次,2006 年“引黄入冀济淀”工程实施后,白洋淀缺水危机得到了有效缓解。2011 年保定市启动了市区至白洋淀通水、通航、通路工程,这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向白洋淀输水的主要通道。

不过,迄今为止的历次济淀均属应急补水措施,亦有弊端。白洋淀上游水库与白洋淀同属海河流域,基本同丰同枯,缺乏可靠的水源保证,很难向白洋淀长期补水。黄河也并非丰水河流。黄河水利委员会水资源处陈永其此前对媒体表示,近年黄河来水量偏枯,沿黄各省区用水都十分紧张。除了引黄济淀工程,黄河中下游还建有若干以城市生活及工业用水为主的骨干供水工程,如引黄入晋、引黄济津、引黄济青等。

生态学者宫兆宁认为,造成白洋淀缺水的主要原因是人为过度干扰,因此应该有效控制上游水量的使用,减少人类活动对白洋淀湿地的压力,恢复湿地生态系统的内循环,这样才能实现湿地的可持续发展。

近年来,河北省出台《山水林田湖整合治理规划》,白洋淀被列为水环境保护之首,《保定水污染防治工作实施方案》也于2016 年底出台,明确指出力争5年有效恢复白洋淀生态功能。

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透露,下一步,雄安新区将加快白洋淀生态环境治理和保护规划,确保一张蓝图干到底。这将为白洋淀的生态环境治理带来新的契机。


“三驾马车”何去何从

2016 年前三季度,安新县全县生产总值完成40 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完成33 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8466 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199 元。

依托白洋淀,旅游业成为安新的主导产业之一,在国家发改委、国家旅游局联合印发的《全国生态旅游发展规划(2016 -2025)》中,白洋淀位列全国200个重点生态旅游目的地。数据显示,2015 年安新县全年共接待游客158 万人次,同比增长27%,财政收入3583 万元,同比增长45.34%,实现旅游总收入7.92 亿元,同比增长28%。依托白洋淀的生态环境,安新县的养鸭业也形成了集种鸭养殖、鸭雏孵化、鸭蛋加工、羽绒加工、鸭产品销售于一体的产业发展格局,并申报注册了白洋淀咸鸭蛋、白洋淀皮蛋等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年创产值10 亿元。

除了旅游业,安新县的主要产业集中在制鞋、羽绒加工生产、废旧有色金属回收等行业,这些行业对生态环境的不利影响都很大。

安新鞋企集中的三台镇,称为“北方鞋都”,位于县城北部。全镇分布着大大小小的鞋企数百家,以及众多橡胶底厂、皮革厂等相关企业,空气里弥漫着鞋材的味道。

安新还是华北地区最大的羽绒集散地,企业主要集中在县城东部的大张庄村。羽绒加工生产过程水消耗量很大,同时也会排出大量污水,对白洋淀的生态造成一定影响。安新近年来加大了对羽绒加工生产企业的整顿力度,关停了不少环保不达标企业。安新县政府2016 年工作报告称“开展羽绒行业综合整治,淘汰企业27 家,68 家企业建成污水处理设施”。但当地群众反映,不少企业虽然有污水处理设备,但真正使用的却不多。有些企业为省钱私设暗管排放污水,污水流到之处臭味难闻。

安新的废旧有色金属加工处理企业主要集中在安新西南部的老河头镇,是全国废旧有色金属的重要集散地之一。镇内分布着数十家规模不一的有色金属公司购销企业、加工企业,从事合金、电铝、铜加工、铝加工等。燕赵都市报最近的一则新闻称,“安新接连查处关停三家排污企业”,其中, 4 月 10 日至 4 月 25 日期间,李某在在安新县芦庄乡林村利用水提纯的方法清洗含有有色金属的废渣,并把未经过处理的污水直接排放到该摊点西侧的渗坑内,污染了周围环境。4 月 25日至 4 月 26 日期间,刘某在安新县芦庄乡牛角村西一养猪厂内,在无任何环保手续的情况下,利用机器分离含有铁、铜、铝等金属的废料,污染了周围环境。纵观安新的这些产业,对环境保护均构成了不同程度的压力。随着雄安新区启动绿色智慧新城的建设,将对生态环境保护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些产业的发展路径都需要重新规划和设计。


安新县白洋淀,岸边有很多人造景点


服装名城 前行与华丽转身之间

在雄安新区的3 个县中,容城的地域面积、人口数量都是最小的:面积314 平方公里,人口26 余万。容城虽小,作为县制在三县中的历史却是最长的。自秦置县,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元初著名学者刘因、明朝忠烈杨继盛、清初大儒孙奇逢被誉为“容城三贤”,这里也是狼牙山五壮士中胡德林、胡福才的故乡。县三面环河,一面靠淀。北部有南拒马河,东部有大清河,白沟引河从东部南北穿过,南部靠白洋淀,西部有萍河。境内有“磁山文化遗址”、“宋八王衣冠冢”、“杨六郎晾马台”、“明月禅寺”、“革命烈士纪念馆”等名胜古迹。

容城区位优势独特, 具备完善的交通体系, 保津城际铁路、保津高速公路贯穿全境,1小时可到达北京、天津。容城具有丰富的市场资源,紧临北京周边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白沟,对容城商贸物流和加工业具有很强的拉动作用。容城具有丰富的旅游资源,紧临华北地区最大的湿地——白洋淀,境内有近万亩水域。具有丰富的地热资源,地处中国东部中低温地热田,具有储量大、可回灌等重要特点,是华北地区具有代表性的地热田,拥有休闲旅游产业的良好发展基础。

容城县是中国北方服装及辅料集散地、保定东部物流中心,形成了以服装业为主,机械零部件制造、箱包毛绒玩具、食品加工四大产业竞相发展的局面。据容城县的官方统计,目前全县共有服装企业945 家, 2015 年服装业完成产值246.5 亿元,2016 年完成产值256 亿元,从事服装行业人员7 万余人,占全县人口的1/4 还要多。可以说,服装产业是容城的明星产业。

近年来,容城县紧抓京津冀协同发展新机遇,充分利用地处京、津、保核心功能区和非首都功能核心转移优选区的区位优势,通过产业对接、项目建设与京津对接等寻求发展新突破。

容城服装产业正式起步于1979 年, 经过30 多年的发展,容城的服装产业经历了从小规模低端制造和贴牌代加工,到创立自主品牌,再到新三板挂牌的历程,每一步都印证着容城经济的发展。近年来,提升企业的创新能力和转型升级成为容城服装产业的重点发力方向。2015 年,由容城县政府牵头,当地服装厂开始尝试与金融业合作,引入外来资金,加快创新驱动发展,优化供给侧改革,实现实体产业的迅速发展,容城服装产业开始涌现出一批标杆企业,澳森制衣、津海制衣在新三板成功挂牌。但这毕竟是容城县大量服装业中的翘楚,自主品牌建设不足、产品附加值低等问题仍然是容县大部分服装产业面临的困境。

此外,当地以容城白洋淀旅游商贸区和津保城际铁路白洋淀站片区建设为依托,积极承接首都教育、医疗、培训机构等社会公共服务功能和区域性物流基地的转移,大力发展旅游休闲、健康养老、商贸集散、仓储物流、电子商务等现代服务业。

不仅是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在争相发力,容城的设施蔬菜产业也在积极瞄准京津市场。当地抓住北京推动高耗能农业生产功能外迁的机遇,全力打造京津地区绿色农产品供应基地。截至目前,全县设施蔬菜种植面积已达2 万亩,注册农产品商标19 个,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61 个。容城与北京二商集团、华联超市、天津津工超市合作,实现了农超对接,5000 亩设施蔬菜基地被北京菜蔬公司列入蔬菜保护基地,年产量20 万吨,总产值达3.7 亿元。

当地政府希望通过对津保城际铁路白洋淀站片区的建设,把片区打造成容城投资高地和商业高地;通过来福光电科技产业园和白沟桥南市场等园区平台建设,把容城打造成保津高铁沿线的一个经济隆起带,保定东部经济发展的增长极。

容城县的生态环境质量改善很快。2017 年容城县人民政府工作报告称,过去的五年,生态环境质量逐步改善。聚焦聚力治污染,深化大气污染防控,集中开展“压煤、控车、抑尘、减排、增绿”综合整治,经过两年努力,空气质量指数全省排名前进28个位次。“大气污染防治三年攻坚行动”及禁煤区清洁能源替代工作扎实推进,完成7000 多户“气代煤”工程,无照煤炭经营点全部取缔,拆除燃煤锅炉,清洁能源供暖面积达到200 多万平方米,居民小区清洁能源替代实现全覆盖;强力推进“利剑斩污”、“零点行动”,严厉打击“土小”企业环境违法行为,偷排偷放现象得到有效遏制;扎实开展“绿色攻坚三年行动”,新增造林面积3 万亩。节能减排成效显著,单位GDP 能耗年均下降4.3%。

走进容城县城,的确能感受到这个小城的干净清洁、整齐和谐,天蓝林绿,鲜花绕城,市区里的小公园,更有生活气息,街上不时有洒水车喷着水雾驶过,目的是为了除尘、净化空气。

随着雄安新区的设立,容城县的下一步发展路径还有待进一步规划。建设雄安新区的七个重点任务之一是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培育新动能。国家对雄安新区的定位,希望能给容城带来服装业及其他产业的转型升级、创新发展。


容城号称中国服装名城,起码是北方著名的服装之城。近四十年来,这里演绎了服装业发展的生动故事

(来源:《中国生态文明》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