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网站地图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会员名: 密码:
首页 >  生态聚焦 > 

长期违法,企业的底气是哪来的?

关于环境违法行为的三个反思

发表时间:2018-05-03 来源: 中国生态文明公众号 作者:张厚美

从4月14日开始,央视相继曝光了陕西“管不住的焦化厂”、 山西“三维集团污染”、河南“百亿污染园”等多起环境污染事件。生态环境部也密集公布了一批环境违法典型案例。这些违法企业的黑色增长,扰乱了市场公平竞争秩序,损害了人民群众和守法企业的合法环境权益。曾经发生的腾格里沙漠环境污染案、祁连山系列环境污染案、津冀超大渗坑污染案,都与上述污染事件有相似之处。这些事件折射出,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并没有把生态环境保护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抓,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落实不到位,环保法律法规意识淡薄等多方面问题。回顾这些事件,至少有以下个方面,值得我们反思。

 

反思之一:为什么一些生态环境问题“根深蒂固”?

持续两年分四批次开展的中央环保督察,实现了31个省份的全覆盖。取得了“百姓点赞、中央肯定、地方支持、解决问题”的效果。但是,仍有个别地方对发现和交办的问题,敷衍应付,搞形式主义,致使该问题的处理“打折扣”或反弹。

比如,去年11月,浙江温岭市一座垃圾山长期困扰附近居民,群众举报后,中央环保督察组对此进行督查,当地政府承诺11月底完成垃圾清运。去年12月,媒体记者发现这里依旧垃圾成山,当地政府再次承诺今年1月底前完成清运。然而,记者再回访发现,号称已清运完毕的垃圾不少被填埋到了地下,造成了二次污染。

此前,类似问题也屡有发生。

比如,2016年5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向河北省委、省政府进行意见反馈时就明确指出,“河北省在落实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方面重视不够,环境保护工作压力在向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传导中层层衰减。原省委主要领导对环境保护工作不是真重视,没有真抓。”

再比如,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中国西部重要的生态屏障,它涵养的水源是甘肃、内蒙古、青海部分地区许多百姓赖以生存的生命线。然而,一段时间以来,祁连山局部生态破坏问题十分突出。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到2016年多次对此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抓紧整改。然而甘肃省并没有真正落实。2016年底,中央巡视组进驻甘肃开展巡视回头看,发现时任省委书记王三运对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不重视、不作为。

而生态环境部近日通报的6起典型污染案件,都反映出当地整改只是做做表面文章,甚至中央环保督察组一离开就出现污染反弹。近期还出现了多起非法转移和倾倒固体废物的案件。

比如,在号称安徽省级循环化改造示范试点的安徽贵池前江工业园,占地百余亩的强碱工业固废常年堆放在江边,有毒有害淋溶水可直流长江;选矿尾渣可直接倾倒入长江,江水冲洗三年后,仍存数吨;有的名企半夜户外开工,释放挥发性有毒气体。据当地村民反映,如此污染行为已非一天两天,环保部门多次要求整改,但仍屡禁不止。

在重庆市大渡口区八桥镇民乐村,一家小型养猪场的生猪粪便通过一条沟渠直排进入河流中,周边写字楼中的工作人员、居民区的居民对此苦不堪言。让人惊讶的是,这家养猪场已违规存在了13年之久。

这些污染问题为什么会持续这么长时间得不到有效解决?根本在于关键少数没有发挥关键作用。

个别地方对中央环保督察组提出的整改任务一而再、再而三地应付,敷衍,没有真正落实新环保法提出的“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的要求,没有落实党政同责等党内规定,对一些生态环境问题视而不见。

在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中,关键少数必须发挥关键作用,全面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等责任链条。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是一场大仗、硬仗、苦仗,需要各级党委政府勇于担当、真抓实干。关键少数担负关键责任,关键少数应有关键作用。

 

反思之二:为什么一些环境违法企业能“一路绿灯”?

首轮中央环保督察发现的共性问题包括:一些地区大气和水环境问题突出;环境治理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一些自然保护区违规审批、违规建设;水资源过度开发,围湖占湖、拦坝筑汊、侵占岸线、毁坏湿地、违法填海等水生态、水环境破坏问题多发频发,在一些地方尚未引起足够重视;工业污染问题仍然较为突出,工业园区污染问题没有解决,一些企业集中的产业园区成了污染排放集中区;许多地方散乱污企业量大面广、污染严重,不仅仅是京津冀,其他地方也有,这些企业量大面广,污染严重,成为进驻期间群众举报的热点;农村环境问题比较突出,污染治理和环境管理均存在问题。

一个典型事例,就是山西三维集团严重违法案。在山西,三维集团这个数十亿资产的上市公司、明星企业,都有40年污染史。在连续曝光、环保部督察重压下,仍然我自岿然不动,污染如故。这家企业何以能如此牛气冲天?据了解,地方官员对于山西三维的“爱护有加”。据今年1月三维集团发布的公告显示,这家公司在2017年12月收到临汾市财政局各项政府补助资金达4.66亿元。企业有了“保护伞”,有了环境监管“最后一公里”的村级网格员“看家护院”,难怪会这么肆无忌惮。

这些案例的背后,都有当地党委、政府的政绩观问题。企业环境违法,却能一路绿灯,这绿灯是谁给开的?个别地方党委、政府明里暗里纵容企业违法,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正确处理保护与发展的关系。“生态环境保护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要正确把握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关系。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不是矛盾对立的关系,而是辩证统一的关系。生态环境保护的成败归根到底取决于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要坚持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不能把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割裂开来,更不能对立起来。要牢固树立生态保护优先理念,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增强“四个意识”,严格落实“党政同责”和“一岗双责”,全面加强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坚决守住生态保护底线红线。

 

反思之三:为什么有些人觉得环保越来越不好干了?

在媒体曝光的山西三维集团污染事件中,县环保局一位副局长说道,“县长都管不了!”“副局长也没有三维集团牛!”此言虽然不当,但无法回避的事实是,自2014年起,中央级媒体像走马灯一样,每年都来曝光,环保部派出的督察组也来督察过,但三维集团在洪洞县,就像身处法外之地一般长期非法排污排废。这起事件是环境监管尴尬处境的集中反映。

毋庸讳言,基层环保部门有些人之所以觉得压力越来越大,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为地方保护、行政干预“背锅”。

生态环境保护推进越深入,复杂程度、困难程度越大,对干部队伍的要求就越高。要坚持不懈改作风转作风,坚决整治不思进取、不接地气、不抓落实、不敢担当等问题,加快形成“严、真、细、实、快”的干事创业氛围,努力打造一支信念过硬、政治过硬、责任过硬、能力过硬、作风过硬的环保铁军。

(作者单位系四川省广元市环境保护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