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网站地图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会员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纵横 > 

“两山”理念与实践,交融出怎样的智慧?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湖州会议综述

发表时间:2018-02-08 来源: 《中国生态文明》杂志 作者:祁巧玲

20171216-17日,由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浙江省湖州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湖州会议,在习近平总书记当年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重要论断的浙江湖州召开。

会议以“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奋力开启生态文明建设新征程”为主题,通过主旨演讲和“‘两山’理念研究与实践创新”“‘两山’ 践行成效与经验分享”两场对话交流,深入探讨了“两山”理念的深刻内涵和实践经验,呈现了理论研究的深度以及理念践行的务实。

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会长陈宗兴,全国政协委员、交通运输部原副部长徐祖远,环境保护部原总工程师万本太,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国舫出席并讲话。国土资源部储备司司长鞠建华,全国政协委员、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高吉喜,中国社科院城市环境与发展所所长潘家华等发表演讲。中共湖州市委副书记、市长钱三雄致辞。

2005 年8 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湖州市安吉县余村考察时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十多年来,湖州市委、市政府以“两山”理念为指引,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一张蓝图干到底,探索走出了一条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新路子。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理念,全国各地积极探索践行,生态文明建设进入最好时期。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写入党章,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为我国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政治保障,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建设新格局正在形成。

陈宗兴指出,湖州会议既是深化“两山”理念与实践创新的研讨会,也是深入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推进会,会议开得很及时,很有意义。

会上,与会代表通过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湖州共识》。

 

“两山”理念蕴含了中华民族的生态智慧

“两山”理念在解决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对立”中找到了“转化”之策,在解决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中指明了“共生”之路,开辟了绿色发展的现实途径。

 

改革开放几十年,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总体上实现了小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就包括对美好环境的需要,而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水平仍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成为“不平衡不充分” 的突出表现。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会长陈宗兴认为,“两山”理念在解决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对立”中找到了“转化” 之策,在解决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中指明了“共生”之路,开辟了绿色发展的现实途径,使良好的生态环境成为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的重要增长点。

十几年来,从理念到实践,从浙江到全国,“两山”理念被越来越多的地方实践所印证,成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科学指南。以浙江省为例,从2003 年开始,在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领导和推动下,浙江省提出建设生态省的战略。此后,浙江省始终保持建设生态文明的战略定力,自觉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将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走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这让浙江抓住了本世纪重要的战略机遇期,在更高层次、更高水平上赢得了更高质量的发展。前不久,国家统计局等四个部门联合发布《2016 年生态文明建设年度评价结果公报》,首次官方公布了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绿色发展指数,浙江省排名第三, 成为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典型代表地区。

中央党校哲学部教授赵建军认为,我国作为21 世纪崛起的强国,当然不能走上世纪欧美国家掠夺式利用资源的强国之路,我们要选择绿色+创新的路径,这关乎国际形象,更关乎我们的强国之路走得远不远好不好。这条路不容易,需要我们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发展方式,“两山”理念的提出为我们指明了一条路,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只有把绿色当成发展的底色,把生态作为未来的主攻方向,美丽中国才指日可期,强国之路也才更有质量和分量。

陈宗兴指出,“两山”理念遵循自然规律、社会规律、经济规律,蕴含了中华民族的生态智慧,回答和解决了建设生态文明、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协同共进的实践要求。

“两山”理念生动形象、内涵丰富,具有强大的理论生命力和强劲的实践推动力,是我国发展到这个阶段的必然选择,成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和生态文明思想体系的核心内容。

 

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

金山银山不仅包括物质财富,也应包括社会层面的、政治层面的、文化层面的财富,还应当包括自然财富。那些人民群众向往的美好生活所需要的东西,都应当是金山银山。

 

什么是绿水青山?什么是金山银山?如何理解两者的关系?

国家林业局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黎租交认为,绿水青山就是指良好的生态系统,十九大报告提出的“生态系统的体量和稳定性”就是判断良好生态系统的标准。简单地把金山银山理解为物质财富是不准确的,也应包括社会层面的、政治层面的、文化层面的财富,还应当包括自然财富。那些人民群众向往的美好生活所需要的东西,都应当是金山银山。

黎租交提出,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没有转化之前也是金山银山。从物质财富的角度讲,自然为我们提供了物料,通过人的劳动将其转化为可以交换的商品,以满足人的需要,这就是转化以后的金山银山。

我们今天对于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关系的认识,是源于过去几十年经济社会发展的经验的,而认识的深化又推动着实践的渐进。

习近平在2006 年3 月23 日浙江日报《之江新语》专栏撰文说, 人们对于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之间关系的认识,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用绿水青山去换金山银山,不考虑或者很少考虑环境的承载能力,一味索取资源;第二个阶段是既要金山银山,但是也要保住绿水青山,这时候经济发展与资源匮乏、环境恶化之间的矛盾开始凸显出来,人们意识到环境是我们生存发展的根本, 要留得青山在,才能有柴烧;第三个阶段是认识到绿水青山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金山银山,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我们种的常青树就是摇钱树,生态优势变成经济优势,形成了一种浑然一体、和谐统一的关系。

习近平这一精辟论述,强调了生态保护的优先性,体现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统一论,蕴含了生态优势向经济优势的转化论。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云飞认为,对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关系的三个阶段认识,与环境经济学当中讲的库兹涅茨曲线联系在一起,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发展思路, 不一定要等到拐点来的时候才转变发展方式,认识到这个关系了我们就应当提前转变。

张云飞提出,“两山”理念是21 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当代文明思想和生态文明理论的典范。哲学上,“两山”理念明确了人与自然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在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人与自然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人与自然共生共荣。方法论上,“两山”理念突出山水林田湖草的系统思维,在环境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的论断上,又向前推进了,为我们这个阶段的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提供了理论依据。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财富观, 是兼顾以人为本和生态优先的发展观,是新时代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战略思想。

 

生态资产资本化是落实“两山”理念的重要手段

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有两个层面的多条路径:一个是生态的产业化,就是让自然资源优势变成经济优势;一个是产业的生态化,就是要把发展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作为一种产业发展的选择。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理念,关键在落实。

中国工程院院士沈国舫提出,要用生态系统可持续经营来落实“两山”理念。人类依靠自然生态系统而生存,要利用这些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有时还要对这些生态系统在规模、布局、组成和结构上做一些调整,但都不应从根本上干扰和破坏这些生态系统。要保持它们可恢复和可更新的弹性,使之能持续发挥功能、产生效益。这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要义,也是生态系统可持续经营的实质内容。

生态系统可持续经营的观点是基于对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深刻理解的。按照国际广泛共识的理解,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可分为供给、调节、文化和支持四大部分。沈国舫认为,要维持和改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就要科学合理可持续地经营管理好生态系统,使之综合发挥其多种功能,只有这样,才能让“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以森林生态系统为例, 要使其综合发挥服务功能,就要优先确保其支持、调节功能,除此之外还有生产木材和其他林产品的途径,开展生态旅游和养生养老等文化康养的途径,以及因提供生态产品而获得生态补偿的途径。这几条可以得到经济收入的途径,有的可以兼容,有的不可以兼容。必须在争取经济收入的同时,因地制宜、因林制宜地确定保护的程度及经营利用的强度和方式,这样才能实现“绿水青山”持续转化为“金山银山”。

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高吉喜提出,生态资产资本化是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重要技术手段。

生态资产是指自然环境中能为人类提供福利的一切自然资源, 包括化石能源、水、大气、土地以及由基本生态要素形成的各种生态系统,其价值表现形态包括生态服务价值、资源能源自身价值,以及通过人类活动所产生的生态产品价值。生态资本则是能产生未来现金流的生态资产,具有资本的一般属性,即增值性。生态资本通过循环来实现自身的不断增值,而生态资产则更多地以形态转换来体现其价值并实现价值的增值。

高吉喜提出,生态资产通过人为开发和投资盘活资产,成为生态资本,运营形成生态产品, 最终通过市场实现其价值,生态资产形态和价值的不断变化致使生态资产不断增值,整个过程就是生态资产资本化。目前,生态资产资本化的途径主要有直接利用、间接利用、使用权交易、生态服务交易、发展权交易、产业化等方式。

对“资本化”这把双刃剑, 学术界多有担忧。清华大学生态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卢风认为,要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不走资本化的道路肯定是不行的, 但是资本化有追利的本质,如何遏制过度资本化?我们必须要有非常明晰的生态承载力的判断, 要有生态保护红线的限制。

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会长陈宗兴指出,“两山”理念实质上是把生态环境、生态产品生产能力放进了“发展”本身,所呈现的基本形态就是自然资源资产。现阶段就是要编制应用好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准确把握当期一个区域内的各经济主体对自然资源的占有、使用、消耗、恢复活动, 评估当期自然资源价值量的变化, 摸清某一时点上自然资源资产的“家底”。

根据2015 年底《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试点方案的通知》部署,我国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将于2018 年底完成编制,届时将为完善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文明绩效评价考核和责任追究制度提供信息基础,为有效保护和永续利用“绿水青山”提供信息支撑、监测预警和决策支持。

由于发展水平、资源条件不同,各地在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难度也各不相同,有的地方已经探索出了一些成熟的路径,例如湖州,而有的地方还在摸索阶段,条件也不允许他们复制先行地区的经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必须要因地制宜。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云飞提出,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有两个层面的多条路径:一个是生态的产业化,就是让自然资源优势变成经济优势,例如安吉的竹林经济,西北有些地方的沙产业;一个是产业的生态化,就是要把发展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作为一种产业发展的选择。不同的地区应该根据自身生态建设的现有优势和潜在优势, 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创新。

卢风认为,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来讲,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是一条重要的发展途径, 但不能只盯着这一条途径,要吸取西方工业生态学关于经济发展非物质化的道路的成果,要看到, 经济可以信息化,还可以通过文化产业的发展非物质化。

 

必须打破生态保护地资源“诅咒”

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说,我国不同区域有不同的功能定位,承担着不同的发展使命,理应走不同的发展路径。

 

我国自然保护区面积最大的西藏、青海、新疆、内蒙古、四川、甘肃六个省份,自然保护区总面积占全国自然保护区总面积的77.11%,而经济总量仅占全国GDP 的9.37%。由此,高吉喜提出“生态保护地资源诅咒”的观点。良好的生态资源往往伴随着欠发达,这个“诅咒”如何破解?生态好的地方该怎么给自己定位? 走什么样的道路?

2016 年,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青海时说,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

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说,我国不同区域有不同的功能定位, 承担着不同的发展使命,青海省是典型的重点生态功能区,承担着重要的生态服务功能,理应走不同的发展路径。

后发展不是不发展,尤其是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给这些生态好欠发达地区的发展带来了机遇。近年来,随着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的推进, 一条不同以往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路径逐渐清晰。

青海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田俊量讲,三江源国家公园既要保护好三江源的生态系统, 为国家守护好中华水塔,也担负着民生改善、民族团结、文化传承的重大责任。

那么,怎么才能解决如此复杂的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的难题?田俊量认为, 只有让当地老百姓积极参与到生态保护中来,通过保护生态持续改善民生,才能实现保护的可持续。为此,三江源尝试探索一条共建共享的保护与发展之路。

利用国家公园试点关于生态文明体制先行先试的优势,三江源国家公园通过大尺度的体制机制改革来推动共建共享。

田俊量介绍,目前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主要通过生态管护公益岗位、生态补偿、探索发展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牧民转产、特许经营等途径来实现共建共享。

据了解,生态管护公益岗位早在自然保护区时期就已开始推行,机制相对成熟,牧民积极性也非常高。三江源国家公园计划在2018 年全面实现一户一岗,这样可以解决四分之一左右的牧民就业。这项制度不但能有效改善牧民的生活质量,还解决了面积庞大的国家公园管护员不足的问题。

生态补偿是国家公园内牧民的主要稳定收入之一,包括草原奖补、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补偿、教育补偿等十多项补偿,有些补偿是经济收入的形式,有些补偿是提供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的形式。目前,这项收入能占到牧户年均收入的将近一半。生态补偿资金来源的80% 由中央财政承担,20% 由地方财政承担。随着三江源国家公园预算纳入中央财政预算,下一步将会整合并提高生态补偿。

探索发展生态畜牧业合作社, 是三江源国家公园一个大胆的尝试。田俊量认为,不管从民生的角度、生态的角度还是文化的角度,藏区牧民都不能不放牧。那么如何让牧民既能改善民生,又能加强对草场的保护?三江源尝试发展大生产、生态畜牧业,一方面可以提高生产效益,增加牧民收益;另一方面,大生产有利于监测和大保护,可以有效减小生态环境压力。田俊量呼吁,这一政策需要更多有社会责任感的大企业、公益组织参与进来,与牧民一起共建共享。

除此之外,青海省多年来都在做牧民转产就业的工作。培训牧民从事传统文化产业,例如传统手工业,一方面希望引导剩余劳动力转产就业,提高生活质量, 一方面也是希望尽可能地保护和传承藏区传统文化。

最近,三江源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局正式挂牌成立,划入国土、水利、林业、农业等部门各类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与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按“一个机构、两块牌子”的方式运行,探索统一行使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国土空间用途管制, 这将对系统、有效保护和管理三江源起到巨大推动作用。

在这个基础上,三江源国家公园将进一步探索适度有序的特许经营制度。目前,三江源国家公园已建成以雪豹为主题的全域化自然体验基地,采取订单式管理,集中有序地设计和限制体验强度及路线,吸收牧民参与环保体验和教育服务工作,增加收入, 让更多牧民分享生态红利,激发保护的动力,让保护和发展都可持续。

 

先行地区如何当好模范生

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必须推进产业绿色转型。湖州不惜代价、不遗余力,舍得拿出GDP 速度去换取更高质量、更长时间的发展,存量提质,增量选优,下好产业转型升级这盘“先手棋”。

 

湖州市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诞生地、美丽乡村的发源地、“生态+”绿色发展的先行地、太湖流域的生态涵养地和全国首个地市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2017 年9 月,湖州又成功创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和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成为全国唯一一个荣获两项殊荣的地级市。

十几年来,湖州人民牢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照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条路走下去”“一定要把南太湖建设好” 的嘱托,在“两山”理念引领下, 深谋绿色布局,深化环境治理, 深挖生态潜力,推动绿色发展, 探索走出了一条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的生态文明可持续发展之路。

湖州是如何创新实践“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的转化的?湖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施根宝用“五个转”总结了湖州经验—— 理念转变、环境转换、成果转化、产业转型、制度转轨。

湖州作为“两山”理念的诞生地,坚持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作为指导发展的核心理念,并从战略决策、发展规划和考核导向上落实这一理念。在战略决策上,确立“生态立市”首位战略;在发展规划上,开展“多规合一”试点,构建了生产空间集约高效、生活空间宜居适度、生态空间山清水秀的建设格局; 在考核导向上,率先建立“绿色GDP”核算体系,推行三级绿色生态考核和乡镇分类考核。

湖州深刻认识到,“金山银山” 的基础是“绿水青山”,保护“绿水青山”就是保护生产力、发展生产力。为此,湖州市坚持重拳治水让水更净,在浙江省率先消除市控断面V类水质,全域消灭劣V类水体,入太湖水质连续9 年保持Ⅲ类以上;坚持攻坚治气让天更蓝,2017 年, 市区PM2.5 浓度降幅位居浙江省第一;坚持铁腕治矿让山更青,实现在产矿山全部达到绿色标准,关停矿山得到复绿,并将逐步减量直至“零开采”。

“两山”理念蕴含了生态优势向经济优势的转化论,为湖州推动生态经济化,提供了理论遵循和实践指南。湖州在深入实施“百村示范、千村整治”工程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开展了以科学规划布局美、创新增收生活美、村容整洁环境美、乡风文明素质美、管理民主和谐美及宜居、宜业、宜游的“五美三宜”为特征的美丽乡村建设,走出了一条以“市校合作、社会参与”为主要特征、“美丽乡村、和谐民生”为品牌特色的新农村建设“湖州之路”。

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必须推进产业绿色转型。湖州不惜代价、不遗余力,舍得拿出GDP 速度去换取更高质量、更长时间的发展,存量提质,增量选优,下好产业转型升级这盘“先手棋”。湖州用环境保护的倒逼机制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同时培育发展新兴产业,着力打造信息经济、高端装备、健康产业、休闲旅游四个千亿级产业,加快培育时尚、新能源汽车、节能环保等十大新兴产业和丝绸、美妆、湖笔、新能源、健康蜜月、地理信息、智能电动汽车等一批特色小镇,为经济发展增加新动力, 促使工业发展速度连续五年位居浙江省前三;发展循环农业,着力构建“主体小循环、区域中循环、县域大循环”的生态循环农业产业体系,促使农业现代化发展指数连续四年位列浙江省第一。

制度是推动“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根本保障。近年来,湖州把改革作为最有效的利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从立法、标准、机制“三位一体”推进生态文明制度创新。在地方立法上,湖州市在获得地方立法权后,就确立了“1+X”的生态文明建设法规体系,颁布实施了《湖州市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条例》,成为全国首个就示范区建设专门立法的地区;在标准制定上,湖州是目前唯一经国标委批复的全国生态文明标准化示范区, 发布了全国首个《生态文明标准体系编制指南》地方标准;在机制创新上,湖州率先开展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率先出台了自然资源资产保护与利用绩效评价考核、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两个办法,实施区域能评、区域环评、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等22 项政策规定。

施根宝强调,作为“两山” 理念的诞生地,湖州将以更加奋进的姿态扛起使命担当,坚定不移照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路子走下去,把党的十九大对生态文明建设的新要求落实在湖州大地上,当好践行“两山”理念样板地、模范生,为美丽中国建设提供更多的湖州经验、湖州样本。

(来源:《中国生态文明》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