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网站地图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会员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纵横 > 

杨明森:现实与未来雄安,距离是多远?

发表时间:2017-06-12 来源: 《中国生态文明》杂志 作者:杨明森

白洋淀边上的集市


关于雄安新区,现在讨论的还是未来。

未来的雄安什么样?中央提出的七方面重点任务,实际上已经展现了雄安发展的宏伟蓝图。而这七项任务的前两项,强调的都是绿色和生态。未来雄安,首先是绿色智慧新城,是一座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国际一流生态城市。

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这三个关键词,一如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内涵极其深刻而富有诗意,必将成为经典。

雄安新区具备这样一座生态城市的自然禀赋,背靠千里太行,面向冀中大平原,坐拥华北明珠白洋淀,资源环境承载能力比较强,开发程度比较低。在雄安规划建设新区,一个重要考量就是当地拥有比较大的生态空间。

而雄安新区的现实,还有另一面。雄县、安新、容城及其所在的保定市,正面临着相当严重的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问题。从一个角度来看,现实与未来之间,隔着一重雾霾和一盆不太干净的水。

毋庸讳言,包括雄县、安新、容城三县在内的保定市,是空气质量非常恶劣的地区。2014 年和2015 年,保定的空气质量在全国74 个重点城市连续排名倒数第一。直到2016 年,保定才争取到了倒数第三。而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的,则是跟保定连在一起的石家庄和衡水。空气质量的最后几位,差不多就是这几个城市轮流坐庄,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三,到底有多大的本质区别,还很难说。

白洋淀是保定的名片,也是未来雄安的生态之魂。有白洋淀,才有水城共融。正如西湖之于杭州,滇池之于昆明,邛海之于西昌,白洋淀与雄安唇齿相依。现在必须面对的问题是,白洋淀随时受到水少、水脏的威胁。除了雨季的几天,白洋淀已经没有了上游生态来水。为了维持白洋淀基本水位,不得不通过工程调水。最近一次为白洋淀生态补水,是2016 年河北境内王快水库和西大洋水库共同送水3000 万立方米。根据计算,这个数字还不足白洋淀半年的蒸发量。虽然经过多年来的高强度治理,白洋淀周边地区环境状况有很大改变,但点源和面源污染仍然对水环境安全形成巨大压力。白洋淀实测水质,基本是五类和劣五类。从一定意义上说,白洋淀正处于亚健康状态甚至病态。


白洋淀上欢乐的游船


那么,是不是要等生态环境治理和修复好了,再建设新区呢?当然不是。这里没有先建设还是先治理的顺序问题,而是通过新区建设,就可以使很多问题迎刃而解。生态环境困境,相当于扣在保定乃至河北大门上的一把锁,建设雄安新区,找到了开锁的金钥匙。可以说,建设生态雄安、绿色雄安,既是千年大计,也是解决当前河北和华北严重生态环境问题的一个大招,一个妙招。

雄县、安新、容城以及保定市,地处燕之南,赵之北,历史上手工业就很发达,每个县都有自己的标志性招牌。例如铁球、面酱、春不老。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年来,保定人发挥独特的商业智慧,走一条与东南沿海地区迥然不同的创业之路,在传统产业的基础上发展形成了一批特色产业。比方说生产领带,当年江浙企业全力追赶国际潮流,容城企业却在开发更多款式的“一拉得”。特别是一种只有普通领带一半长的“一拉得”,专门与鸡心领毛衣搭配,简直妙不可言。加之这种半截子领带用料少,价格也就非常低,很容易打开高档领带难以进入的乡镇市场。现在,雄县的塑料包装、容城的服装、安新的旅游鞋以及白沟的箱包、满城的造纸等等,已经成为当地的品牌。这些产业,有历史渊源,也未能完全摆脱高耗能高排放的阴影。特别是纺织、有色金属、五金、塑料制品等行业,还隐藏着大量小、散、乱的污染企业。

经过连续多年的结构调整,好解决的问题都解决了,剩下的之所以难办,是因为具有一定的必然性。依靠现在的办法,加强监管,强力推进结构转型,当然可以解决,但是时间会比较长,代价会比较高,震动会比较大。而建设雄安新区,不是扬汤止沸似的降温,而是在全新的高层次上另起炉灶。既然是另起炉灶,原先的很多问题,从此就不再是问题。

生态优美的雄安新区,不是孤岛。保定的大气污染,并非完全由当地产生。雄县、安新、容城等县市,地处京津冀地区污染的传输通道,内外污染叠加,经常说不清道不明地就重霾压境了。建设生态环境优美的雄安新区,必然带动河北和周边地区的环境治理。有了河北和周边地区的蓝天白云,才会有雄安的月白风清。

河北及周边地区的环境治理和结构调整,正处于关键时期、胶着状态。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6 个省份,国土面积占全国7.2%, 消耗了全国33% 的煤炭。这6 个省份,每平方公里每年差不多要烧掉2000吨煤,单位面积排放强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 倍左右。这六个省份,涉气排放主要产品产量,基本上占全国的30% 到40%。特别是钢铁,占全国43%;焦炭,占47%;电解铝,占38%;平板玻璃,占33%。还有一些排放氮氧化物的化工产业,比如原料药产量占全国60%,农药产业占40% 左右。

解决河北和周边地区的污染问题,需要政治、法律、经济、技术等多种手段,建设雄安新区,正是综合运用这些手段,强力推进环境治理和绿色发展的重大历史机遇。

建设雄安新区,是中央决策,具有强大的国家意志力和政治号召力。作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雄安新区建设一定会充分调动起我们的政治优势,凝聚人心,集中力量办大事,为京津冀及其周边地区生态环境治理和绿色发展,提供更加强大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动力。

如果说,现在的污染治理和生态保护主要是问题导向,那么,随着雄安新区建设的全面展开,将更多地转向目标导向。有专家指出,全国意义的新区和国家大事,这两个非常重要的定位,有利于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特别是有利于调动相关中央部门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做好京津冀区域大气和水环境的联防联控;有利于促进京津冀三地的积极性和协同努力。同时,通过探索创新发展、绿色发展及生态环境保护的经验,对京津冀及其他区域形成示范,促进更大范围生态环境保护的协同推进。

跟大气污染治理一样,白洋淀的保护问题相当复杂。仅仅依靠安新县和保定市,显然力不从心。多年来,保定市及其安新县,一直把保护白洋淀视为政治任务,丝毫不敢懈怠。在别的地方,县委书记每天早上先看天,看有没有雾霾;安新县委书记不仅看天,还要看水。即使没有风吹草动,神经也是绷得紧紧的。保护白洋淀,安新县和保定市作出了重大贡献,牺牲了很多发展机会。淀区居民的生产生活,受到很多限制,他们的收入,一般都低于其他地区。每逢雨季,白洋淀来水多一些,从淀区居民到县里的领导,都格外高兴。可是,上游来水多少,安新县决定不了,甚至市里和省里也爱莫能助。


漕河源头五回岭的一条小瀑布


白洋淀地处九河下梢, 具有重要的生态价值,是大自然的神来之笔。其他地方也有九河下梢之说,那往往是形容上游河流很多,未必是准确数字。而白洋淀,上游真的有9 条河,有名有姓有历史。九河汇聚,形成白洋淀,面积最大的时候足有一千多平方公里。再现那样的浩大景象,不大可能,也不必强求。能保持三四百平方公里,应该就相当不错了。问题是,即使是保持三四百平方公里,也需要一定流量的上游生态水,而上游恰恰来不了水。上游九条河,平时生态水是断流的。进淀的都是污水,尽管处理过,毕竟不干净。


上游拦下河水,用于灌溉


其实,这九条河并非从源头就断流了。唐河、孝义河等河流的水量还是不小的,只是在上游修了西大洋和王快等大型水库。发源于涞源县拒马河,也常年有水。源头之水,在村民家门口涓涓流过,若干年前还掬水可饮。即使今天,仍然清澈见底。不过,流出源头不远,水就被拦截,修成一座水上公园。等到了北京境内,河水则完全被燕山石化公司拦截。拒马河自此流淌的不再是河水,而是北京以及河北高碑店等地产生的污水。另一条重要河流漕河,在源头易县五回岭也有水,甚至有一条像模像样的小瀑布。但是,经过多次拦截,非雨季已经不可能有水流进白洋淀了。据不完全统计,白洋淀上游大大小小的水库水坝,足有一百三十多座。


十几年前开矿炸出的山口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源头生态正在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在漕河源头五回岭,小铁矿非法生产问题屡打屡现,矿渣直接堆放于河道,大片植被遭受毁坏。十几年前采矿炸出的巨大山口,至今还赤裸裸地暴露在那里。专家说,这样的伤口,自然愈合需要至少一百年。

按照现在的补水方式,保持白洋淀三四百平方公里的水域面积,不是不行,而是困难太大。特别是逆向调水,除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还存在不可预知的生态风险。根据规划,白洋淀水质要在2020 年达到三类。这个目标,经过努力基本可以实现,只是成本比较高。更大的困难还在于,怎么样长期保持这个目标。

白洋淀恢复健康的治本之策,是打通上游河流,让生态活水自由地进入淀区。长距离调水补水,应该是偶尔为之的辅助手段。打通上游河流,让生态水自由地进入白洋淀,绝非一件易事。

上游修建水库水坝,有历史原因和现实需要。其中,控制唐河流域面积将近90% 的西大洋水库,是保定市区的饮用水源,也是北京应急用水储备地之一。在北京境内被拦住的拒马河,是燕山石化公司的生产生活水源。即使那些小水库小塘坝,只要拦下一点水,就能浇灌一片地,农民就能增加一些收入。

这就不难理解,打通上游河流,要解决的问题太多,涉及的利益关系太复杂,安新办不到,保定办不到,河北也办不到。如果没有一个超越地方当前和利益的顶层设计和巨大的政治推动力,更高层面也难办到。

现在,千载难逢的机遇来了。建设雄安新区,保护白洋淀必定升为国家行为,尽管还有很多困难和不确定因素,但境界已经完全不同。由于超越了地方利益,就可以重新配置华北地区的水资源,把生态用水摆到靠前的位置,有更多的生态水进入白洋淀,从根本上保护白洋淀,保护华北全境的生态环境。

让生态水自由入淀,实质是恢复河湖的自然本性。未来雄安,一定是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典范。让源头活水自由入滨,是绿色新区建设的题中应有之义。大自然之神奇,是不可思议的。我们爱护自然,自然就会以自己的方式回应我们。

(来源:《中国生态文明》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