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网站地图联系我们会员登录 会员名: 密码:
首页 >  理论纵横 > 

俞孔坚:请尽快停止盛行于广大城乡的粗暴水利工程

发表时间:2017-04-13 来源: 《绿色中国》 作者:俞孔坚

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生态文明与美丽中国”的思想和号召非常英明。“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期盼,朴实而伟大!而当前盛行于祖国大地上的粗暴无度的水利工程,却将使我们离这一朴实而伟大的憧憬越来越远。

我走遍祖国大江南北,收集广大质朴的乡亲和有良知的基层干部们的心声,并基于我的专业知识,特呼吁 :请尽快停止盛行于广大城乡的粗暴无度的水利工程,特别是河道渠化、硬化及筑坝工程,用真正生态的理念和方法,建立美丽中国的水生态基础设施,综合解决水安全与水环境问题。

一、问题

总体上,中国极度缺水,同时洪涝与干旱灾害并存。过去(农业时代),为解决耕地与水生态空间的矛盾,水利工程的核心策略一直是筑堤排洪及拦坝蓄水,以至于中国大地上有河皆堤、有河皆坝。河道的“裁弯取直”、“三面光”,被作为水利工程的规范和标准一直延续到今天。尽管在特定情况下局部需要这样,但无论是国际发达国家的经验还是我国自己的教训,都已证明这样的防洪治水工程弊病诸多:

其一,水资源流失 :在以“排”为主导的理念下,把河道作为排洪渠,本来宝贵的水资源流失,地下水得不到补充。

其二,生态功能丧失 :水土分离,水与生物分离,河流的连续性破坏,大量湿地消失(过去50年,中国一半的湿地已经消失),珍稀物种濒临绝迹 ;水系的自我调节能力(包括旱涝自调节能力及污染自净能力) 丧失。

其三,洪水破坏力加剧 :渠化工程往往通过加高和加固河堤来实现防洪目的,侵占河漫滩作为建设用地和农田,使洪水的破坏力大大加剧,而快速排洪加剧了下游的防洪压力。

其四,美丽与文化资产丧失 :河流及其生态廊道是国土上最美丽灵动的元素,也是一城、一镇、一村的遗产廊道和精神文化的载体,粗暴的河道渠化、硬化工程,使这最珍贵、最美丽的生态与文化资产被彻底毁掉,人民的“乡愁”和记忆无处寄托。

其五,投资巨大 :河道渠化、硬化工程往往耗资巨大,更由于近年来对水利工程的重视,每年数以千亿的投入,很大部分都被不明智地浪费在这样的工程中。

近年来,由于水利建设资金充足、机械发达、利润丰厚,这样落后的水利工程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正在大江南北轰轰烈烈地展开,如果不加以制止,千万年来中国大地上最重要的生态和文化遗产,将被毁于一旦!

二、机遇与危险并存

史无前例的城镇化,给美丽中国的建设,尤其是美丽水系的建设,带来了巨大机遇,同时也潜藏巨大危险,包括:

其一,水所需的生态空间并不大。就全国来说,一般年份,洪水所能淹掉的面积只占国土面积的 2.2%,极端情况下,洪水能淹掉的面积也仅仅是2.2%。如果我们能对洪水稍微宽容些,人与洪水就基本相安无事。

其二,史无前例的城镇化带来的人口大规模的迁移机遇,可极大化解水——土矛盾,也可极大加剧人水矛盾。如果说,30 年前,当农业收入占国民总产值的80%以上,我们修坝筑堤是为了保护河漫滩上的一亩三分地,因为那是居住在周边的的百姓的命根子,那么,今天,在农业对国民经济贡献不足 10% 的情况下,动辄上亿的投入来修这样的水泥防洪堤坝,就等于劳民伤财了。城镇建设所需国土仅占5%左右,在防洪的名义下,许多地方高筑堤坝,向河漫滩要地,来建设城镇(因为其无需征用,可廉价获得),使本来可以利用城镇化来化解的人水矛盾,变得更加剧烈。

其三,前所未有的经济实力。巨额的水利和基础设施投资是一把双刃剑,它为协调土水矛盾创造了条件,而单一工程导向的河道渠化、硬化、水坝工程,也可能给水生态系统带来前所未有的巨大破坏。

三、策略与建议

上述水利工程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认识问题、条块分割的管理体制、陈旧的技术规范、落后的规划设计理念和方法、部门的利益等等。为尽快有效地纠正目前大规模的错误,挽救中国大地上无数美丽的河流,需要党中央和国务院对此进行干预,具体建议如下 :

第一,发文制止。避免粗暴的河道渠化、硬化和水坝工程的进一步泛滥,倡导生态治水,此乃当务之急。

第二,改变现行条块分割管理模式。河流水系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水安全、水生态及水环境问题是综合的,而目前盛行的单一片面的防洪、排洪工程,只能使水系统问题更加恶化。亟待优化现有水利工程拨款、工程组织及考核验收方式。

第三,“反规划”建立水生态基础设施。用生态文明理念,优先考虑水生态空间,整合洪涝安全格局、栖息地保护格局、面源污染净化系统、文化遗产保护格局和生态游憩空间,用系统科学的方法,划定水生态红线,构建美丽国土的水生态基础设施。

第四,尽快在全国范围内对河湖水系确权划界。改变水利部门只管河道的现状,使水利部门从以河道渠化、硬化及大坝工程为核心的工程治水职能,转向以水资源和水生态系统综合管理的职能 ;从以防洪为目标,转向保障综合生态系统服务为目标来进行体制构建和考核。

我考察过数以百计的城镇,听到过多少人在为他们曾经美丽的母亲河被渠化和硬化而扼腕痛惜 ;我踏访过数以千计的美丽乡村,那里灵动的溪流正在遭受同样的厄运!建设“美丽中国”,“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需要从制止粗暴的水利工程开始,落实中央提出的“统一行使所有国土空间用途管制职责”,亟待对河湖水系确权划界,构建中国水生态基础设施!


(作者系哈佛大学博士,教育部长江学者教授,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本文原题为《制止粗暴无度的水利工程,建设水生态基础设施》,发于《绿色中国》2014年11月A。)